拉卡拉電簽版
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行業資訊 >

第三方支付機構跨境收款業務存在的問題和對策

2022-03-14 來源:河北金融 作者:湯瑩

  一、相關概述

  (一)跨境電商概念及業務模式

  跨境電商是跨境電子商務的簡稱,是指不同關境的交易主體憑借互聯網技術以相關平臺為媒介,通過支付結算、跨境物流等環節送達商品,完成交易行為的一種從傳統貿易升級而來的新型交易方式。相較于傳統貿易,跨境電商呈現出無交易邊界、無形交易和即時交易三個特點,即借助互聯網技術,解除了交易的地域限制,讓交易隨時可發生,并通過數據傳輸方式實現交易電子化、無形化。

  按照貿易方向不同,跨境電商包括跨境進口電商和跨境出口電商兩種模式。根據中國海關總署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跨境電商進出口交易額為1.69萬億元,其中,出口1.12萬億元,增長40.1%;進口0.57萬億元,增長16.5%。從跨境電商進出口結構來看,出口占比66.27%,并且增長勢頭強勁,占據主導地位。按照業務模式不同,我國跨境電商主要包括B2B(企業到企業)和B2C(企業到消費者)兩種業務模式,B2B主要為企業之間的大額交易,B2C則為零售跨境電商交易。B2C模式直接面向最終消費者,減少了中間交易環節,相比B2B模式更為靈活,有助于培育中小微企業發展。根據CCG《B2C跨境電商平臺“出海”研究報告》顯示,B2B模式占跨境電商貿易的主要部分,但B2C模式交易規模增速較快,即便是在2020年1-9月新冠肺炎疫情最為嚴重的情況下,中國跨境電商零售出口仍同比增長了17%,B2C模式成為疫情下中國穩外貿的重要支撐。因此,本文主要研究B2C跨境出口電商收款相關問題。

  (二)B2C跨境出口電商收款方式

  B2C跨境電商出口業務以大型跨境電商平臺為主,通過在平臺上開設店鋪向境外消費者出售商品或服務。目前,中國跨境出口電商入駐的主流電商平臺包括亞馬遜、e Bay、全球速賣通、Wish等。B2C跨境出口電商在平臺上的收款方式大致有三種:境內賣家銀行賬戶直接收款、第三方支付機構1收款和跨境電商平臺全球收款。境內賣家銀行賬戶直接收款是指跨境電商平臺與境內賣家開設賬戶的銀行直連,境外買家支付后,貨款直接到達賣家銀行賬戶。這種模式下電商平臺需要分別對接不同的境內外合作銀行。第三方支付機構收款是指境內賣家通過第三方支付機構通道進行跨境收款,由第三方支付機構向境外消費者收款后將貨款換匯為人民幣打至賣家境內人民幣賬戶。該模式解決了跨境電商平臺單獨對接各銀行的難題,降低了金融服務的成本和門檻。并且相對于其他收款方式,具有交易成本低、交易流程簡單、回款速度快等優勢,非常適合小額、高頻、對回款速度要求高的B2C交易,已成為B2C跨境出口電商主流收款方式?缇畴娚唐脚_全球收款是由跨境電商平臺提供的收款服務,賣家不需要申請收款賬號,直接在平臺綁定國內人民幣賬戶即可收款。該模式無非是上述兩種模式之一,如亞馬遜平臺與國內第三方支付機構首信易支付合作開展的全球收款服務。

  (三)第三方支付機構跨境收款業務概述

  第三方支付機構跨境收款服務,是指第三方支付機構作為提供非中介服務的金融機構,為促成境內外收付款人之間的貿易或服務交易,而提供跨境國家或地區的互聯網支付服務。按照收款幣種的不同,可分為跨境外匯支付業務和跨境人民幣支付業務?缇惩鈪R支付業務是指境外消費者以人民幣以外的貨幣支付的業務,需由第三方支付機構進行收匯、結匯業務處理,兌換為人民幣后打至商戶境內銀行賬戶。按照國家外匯管理局(以下簡稱外匯局)規定,從事跨境外匯支付業務的第三方支付機構需取得外匯局批準的跨境外匯支付牌照?缇橙嗣駧艠I務是指境外消費者直接以人民幣支付的業務,第三方支付機構將收取的人民幣貨款打至商戶境內銀行賬戶。從事該業務的第三方支付機構需取得央行批準的跨境人民幣支付許可。相較于跨境外匯支付業務,跨境人民幣支付不僅能夠減少貨幣匯兌的匯差損失風險,還能夠大大縮短結算周期。但由于我國B2C跨境出口電商業務市場目前主要集中在美國、歐洲等發達國家,個人消費者主要使用美元、歐元等外幣支付,因此,跨境電商收款業務以跨境外匯支付業務為主。

  二、第三方支付機構跨境收款業務現狀

  (一)國家政策大力支持跨境電商及第三方支付機構跨境外匯支付業務發展

  跨境電商政策方面,近年來,國務院和各部委紛紛出臺了一系列促進跨境電商行業發展的政策措施,涉及海關、稅務、支付等各方面,大力支持跨境電商新業態發展,積極引導跨境電商運營的規范化。如國務院自2015年以來先后設立了105個跨境電商綜合試驗區,并陸續出臺《關于實施支持跨境電子商務零售出口有關政策意見的通知》《關于促進跨境電子商務健康快速發展的指導意見》《關于推進對外貿易創新發展的實施意見》等政策文件,要求不斷優化完善跨境電商業務稅收、檢驗、通關、支付等流程。商務部、海關總署、財政部等職能部委紛紛根據國務院指導意見制定完善相應政策措施?缇惩鈪R支付政策方面,2013年10月,外匯局下發《支付機構跨境電子商務外匯支付業務試點指導意見》,允許17家參加試點的第三方支付機構在跨境電商試點城市開展跨境外匯試點,為跨境電商客戶辦理跨境收付匯和結售匯業務。2015年外匯局發布《關于開展支付機構跨境外匯支付業務試點的通知》,將試點范圍擴大至全國,并新增多家支付機構開展跨境外匯支付業務試點。2019年,外匯局下發《支付機構外匯業務管理辦法》,強調跨境支付業務合法資質和持牌經營的重要性,明確要求此前的試點機構需進行名錄登記。2020年5月,外匯局發布《關于支持貿易新業態發展的通知》,進一步便利跨境電商出口業務資金結算。

  (二)持牌第三方支付機構數量穩中有升,跨境收款規模持續增長

  自2013年外匯局發放首批17張跨境外匯支付牌照以來,我國持牌支付機構數量穩定增長,截至2021年6月,全國擁有跨境外匯支付牌照的第三方支付機構共30家。持有跨境外匯支付牌照的第三方支付機構經批準可以開展貨物貿易、留學教育、航空機票、酒店住宿、國際運輸、旅游服務等領域跨境支付業務。根據易觀《2020年中國跨境支付行業年度分析報告》顯示,我國持牌支付機構展業范圍仍以貨物貿易為主,跨境電商是第三方支付機構跨境業務依托發展的重要領域,并且第三方支付機構主要參與跨境電商中的B2C領域。隨著國家政策環境持續優化,我國B2C跨境出口電商呈現快速發展態勢,根據中國海關數據顯示,中國跨境電商零售出口額逐年增加,2020年中國跨境電商零售出口額預計達到1 321.6億元,預計同比增長40%。伴隨著B2C跨境出口電商市場規模不斷擴大,第三方支付機構跨境收款業務規模也持續增長。

2017-2020年中國跨境電商零售出口總額

圖1 2017-2020年中國跨境電商零售出口總額

  (三)第三方支付機構跨境收款業務流程

  第三方支付機構跨境收款的基本流程為境外消費者在電商平臺購買產品或服務,支付價款后,由第三方支付機構完成資金匯入及結匯,將貨款打至商戶境內銀行賬戶。要完成以上收款流程,需要解決兩個問題,第一能在跨境電商平臺收取外幣,即外卡收單,需要一個合法合規的海外收款賬號。第二要將外幣匯入并結匯成人民幣進入商戶境內銀行賬戶。要解決問題一,需要獲得消費者所在國家/地區的金融資質,為商戶創建合法收款賬戶,因此,該環節主要由第三方支付機構與有相關資質的境外機構合作,由境外合作機構為商戶開通收款賬號,完成外卡收單。2019年7月外匯局發布的《支付機構外匯業務常見問題答疑》中也明確了支付機構開展跨境外匯業務可以與合規境外支付機構或銀行合作的業務模式。要解決第二個問題,即將外幣匯款入境并結匯成人民幣打至商戶境內銀行賬戶,這部分業務則由第三方支付公司向境內合作銀行申請結匯后完成。

  從以上業務模式可以看出,相較于境內平臺商戶收款,第三方支付機構跨境收款業務資金鏈更長,包括外卡收單、外匯資金匯入、結匯等多個交易環節,涉及境內和境外多個參與主體。

第三方支付機構跨境收款業務流程

圖2 第三方支付機構跨境收款業務流程

  三、第三方支付機構跨境收款業務存在的問題

  從第三方支付機構跨境收款業務流程可以看出,第三方支付機構主要承擔了商戶的入網審核和管理、交易真實性審核、外匯結匯等職能,主要業務風險集中在商戶準入和管理、業務合規性、與境外機構合作領域。

  (一)監管體系尚不完善,對跨境收款商戶準入和管理的監管政策尚不明確

  跨境收款業務具有“商戶收單+外匯業務”的特點,雖然其中外卡收單由與第三方支付機構合作的境外機構完成,但我國監管機構無法對境外機構進行收單業務監管,并且第三方支付機構實際承擔了對跨境收款商戶的源頭管理,而商戶的源頭管理對于交易真實背景至關重要,因此對跨境收款業務的監管應當既包括對外匯業務的監管,又包括對商戶收單管理等支付結算業務的監管。但從支付結算監管制度來看,《銀行卡收單業務管理辦法》適用范圍為收單機構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從事銀行卡收單業務,不包括跨境出口電商外卡收單業務。從外匯監管制度來看,對第三方支付機構跨境收款業務的法定監管主體為外匯局及其分支機構,主要監管文件是外匯局發布的《支付機構外匯業務管理辦法》(以下簡稱《辦法》),其主要偏重于外匯業務方面的監管,只要求支付機構盡職核驗市場交易主體身份的真實性、合法性,對收款商戶管理等沒有明確規定。因此,從現行監管框架和監管制度來看,對第三方支付機構跨境收款業務監管體系尚不完善,對商戶準入和管理的監管政策也尚不明確,存在一定的監管空白。筆者通過注冊使用Ping Pong跨境收款服務發現其商戶準入和管理存在兩類問題,一是Ping Pong提供個人賬戶和公司賬戶兩類收款賬戶進行注冊,個人持身份證即可注冊獲得個人收款賬號,綁定亞馬遜平臺商鋪即可收款,Ping Pong并不審核商戶經營背景的真實性,大大增大了不法分子冒充商戶虛構商品交易進行洗錢、跨境賭博、電信網絡詐騙等違法犯罪活動風險。二是Ping Pong收款賬號信息與平臺店鋪信息互不驗證,非法人申請注冊的個人收款賬號可以綁定平臺企業店鋪賬號,即企業貨款可以直接流入非法人個人銀行賬戶,隱藏較大的逃稅、洗錢風險。

  (二)第三方支付機構風險管理能力不足和合規意識薄弱均易引發業務風險

  第三方支付機構作為跨境收款業務的核心,決定了其在保證交易安全、落實外匯管理政策和開展反洗錢與恐怖融資的重要力量,但從實際情況來看,第三方支付機構在客戶身份識別、交易真實性審核和合規意識等方面還存在著較大風險。從支付機構風險管理能力來看,由于跨境業務具有較高的復雜性,涉及不同國家和地區客戶身份證明,第三方支付機構自身技術水平和風控能力有限,難以有效識別并驗證境外客戶身份,也難以審核商戶經營背景真實性。其對交易真實性核查的數據也限于獲取如訂單號、銀行賬號等有限的交易信息,無法獲取全面完善的客戶身份信息和交易信息,并且在實踐中較難實現訂單、報關單和物流單據的完全匹配,缺乏核實交易真實性的有效手段。從支付機構合規意識來看,支付機構對風險的認識和理解以及合規意識都遠遠低于銀行等傳統金融機構,其基于盈利等動機可能誘發道德風險。外匯局及其分支機構對第三方支付機構開展的跨境外匯業務檢查發現,第三方支付機構普遍存在虛構交易協助客戶非法跨境轉移資金、為非法平臺提供跨境外匯支付服務、超范圍經營跨境支付業務、分拆或超限額辦理跨境支付等違規問題。

  (三)境內外機構合作模式易誘發信息數據保護風險和境外資金沉淀風險

  第三方支付機構與境外機構合作開展業務的經營模式,不可避免地需要進行交易主體信息和支付數據交互,發生客戶資金境外沉淀,無疑增加了信息數據保護風險和客戶備付金存管風險。一是信息數據保護風險。第三方支付機構跨境收款業務是通過網絡在購物平臺、第三方支付機構、境外合作機構、相關銀行之間發生信息數據交互,如第三方支付機構將商戶信息接口給境外合作機構開立收款賬戶,交易過程中產生大量支付信息和交易數據進行交互和存儲。部分信息安全機制不完善的第三方支付機構以及進行信息儲存和信息對接的某個參與主體出現問題,都有可能導致信息泄露,危害用戶信息、財產安全。二是客戶資金境外沉淀風險。沉淀資金主要包括在途資金2和賣家暫存資金3,由于我國對第三方支付機構境內外匯備付金賬戶有嚴格的監管措施,因此沉淀資金風險主要集中在暫存境外的資金上。這部分資金不受監管機構實時監管,容易引發非法挪用等資金管理風險,并且其短期異常流動容易引發系統性風險。

  四、政策建議

  (一)完善對第三方支付機構跨境收款業務的監管框架

  一是明確監管主體。由于第三方支付機構跨境收款業務本質上是“跨境結算+支付機構”的組成,因此在監管政策上需在支付機構監管和外匯業務監管雙重著力。要做好央行與外匯局的監管職能劃分,形成央行和外匯局“同時監管、各有側重”的監管格局,同時健全央行與外匯局的業務協調機制,減少部門之間的信息不對稱性,形成監管合力,有效減少跨境收款業務中的“監管真空”和“監管重疊”現象。二是完善監管政策。明確跨境收款業務中外卡收單的具體監管政策,如明確商戶入網資質審核要求,對收款賬戶的注冊使用進行限制等。健全境內外機構合作領域的具體監管措施,如信息數據安全管理、暫存境外資金監管等。細化《非銀行支付機構條例(征求意見稿)》中“第四十四條跨境支付管理規定”和“第六十二條非銀行支付機構違規責任”,進一步明確第三方支付機構跨境外匯支付業務的監管措施以及違規處置辦法。三是探索構建協同監管模式。加強與海關、稅務等外部監管機構的合作聯動,協調相關部門共同推動跨境電子商務信息交互平臺的搭建,實現信息流、物流和資金流的數據共享,建立對交易環節可監控、可追溯的全口徑監測體系,加大交易數據和可疑線索的分享力度,完善全面監管手段。

  (二)加強對第三方支付機構和合作銀行的監管力度

  一是要求第三方支付機構完善自身風控體系,切實提升合規經營能力。督促第三方支付機構加強軟硬件設施建設,完善系統架構和系統功能,健全跨境收款業務內控機制,積極利用人工智能、大數據等金融科技力量,有效提升客戶身份識別、交易真實性審核、信息數據保護能力,及時管控異常及違規交易,主動上報可疑主體和交易。二是定期對第三方支付機構履行客戶身份識別、交易真實性審核、國際收支申報以及與境外機構合作領域等業務合規情況進行抽查。對于內控執行不嚴、技術能力薄弱、管理過于松懈的第三方支付機構,采取約談、暫停業務、移交檢查等方式進行懲戒。三是對第三方支付機構跨境外匯業務開展持續監測,動態調整篩查指標,對第三方支付機構外匯業務進行篩查,對大額高頻收支活動建立日常監測機制,及時掌握第三方支付機構資金動態。四是壓實合作銀行審核責任,要求合作銀行嚴格履行“展業三原則”,按照相關要求對跨境電商收款業務進行逐筆還原,嚴格審核交易背景真實性以及交易合規性,提高申報數據的準確性。同時督促第三方支付機構切實提升合規經營意識,堅決杜絕發生因逐利思想引發的違法違規行為,共同維護外匯市場健康有序運行。

  (三)探索建立跨境監管國際合作機制

  由于我國監管機構無法對第三方支付機構合作的境外機構進行監管,如果境外機構泄露我國居民信息和支付數據信息、挪用客戶暫存境外資金,將會對國家安全和主權造成威脅。因此,探索實施跨國合作監管具有重要意義,可由央行主導,聯合不同境外監管機構,構建“一對一”區域監管合作機制,將跨境支付反洗錢監管、信息數據保護、備付金存管等上升到國際層面進行有效監督。

  (四)支持第三方支付機構使用FT賬戶提升跨境收款服務效率

  支持行業規范度較高的第三方支付機構開立FT賬戶,利用FT賬戶本外幣一體化結算的特點,完成本外幣的幣種轉換,以減少其換匯的時間成本和資金成本,縮短跨境電商收款資金結算鏈條。首先,這有利于加強風險防控,保障交易真實性、合規性;其次,利用FT賬戶開展本外幣轉換,也有利于減少第三方支付機構暫存于境外的資金量,能夠防范此類資金短期異常流動引發的系統性風險;最后,其便捷的兌換服務也有利于提升第三方支付機構的跨境金融服務效率,對接新業務新需求。

一级做a爱过程免费视频app,五月综合久久,日本美女一区,婷婷丁香久久,九九九九精品视频在线播放